• 2012-09-29

    Electric Bird

    第一次看到那种用绳子拴起来绕圈飞的电动小鸟,应是韩国第一年,文具店内小哥告诉我背景音乐是Depapepe,气氛那样活力充沛,从此留了影放在欢乐记忆列表中。

    昨晚偶遇小妈姐姐,被问及这些年还好吗?在忙什么?终身大事如何?我想要回答说,过得很闹忙,做了很多事,走了十万八千里路,终身私定了⋯⋯然后就突然顿感语塞,想起那只转圈飞的鸟。上一次与她谈话时,也是这样一个正在找工作的时候,志气满满又忧心忡忡,一个人,没有伴儿。

    小妈姐姐是我最年轻貌美的大学老师,彼时还在念博士,有只三条腿的狗。今时一番寒暄,不禁要相拥而泣了,博士念到八年,硕士念到四年,一对儿拖拉份子互相感慨,一边工作一边写论文实在就是mission impossible。姐姐不久前终于毕业的消息带给我莫大激励,我不想说“我要完成曾经的理想”之类的话,我就是不想一个人做后进生⋯⋯

    非常恐惧“别人都跑远了,自己还在原地”那样令人唏嘘的噩梦,好像初中那次400米比赛⋯⋯我仍然能听到嘈杂世界中的静寂,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灌铅双腿挪动的速度,缓慢的镜头画面;除我以外呈现一番热切的亢奋,好似只要我到达终点大家便可得永生,我讨厌世界集体为我加油,讨厌自己变成励志人物;在我,只是觉得,需要尊重规则,跑完比赛,离开跑道,别让自己成为突兀奇怪被可怜的人。

    不可以留在原地。这大约就是我卑微的迷信。

  • 2012-09-24

    旅行有意义

    在一片轰轰烈烈的桂花香中,上周接待了许久未见的藤小姐,一同游走苏杭,和许久未见的大儿童情侣雪光及小哥碰了头。

    旅行这样的事情,虽然可能有很多很多了不起的意义,我觉得真正的闪光点其实是换个地方吃吃喝喝。这样再回到家来,回顾一下这旅行一周⋯⋯起点就是一盘装点了绿眼睛的松鼠鳜鱼,终点是一包糖炒栗子。中间就太丰富了,比如得月楼的蟹粉豆腐,配碗白米饭!还有松鹤楼的雪菜蚌肉,配碗葱油面!

    在旅行中交换八卦当然也是必要的娱乐。我听了很多,很欢乐,可惜奉献的好少。远离社会并且情感世界一潭死水的人,果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觉得朋友圈的八卦真的很耐听,新闻都是很重量的使人脑部充血的级别,我是如何收藏了这样多的奇异人物呢?

    再来,就是可以在旅行中学点新知,体悟一些三千世界新奥妙了。藤小姐发现了素食猫狗粮这种产品,而我知道了灵隐寺里想在法会时买到内圈位置,是要付20万人民币的。

  • 2012-09-13

    梳理

    用了3杯咖啡的时间和老前辈探讨找工作的问题,婆婆妈妈从头到尾摆开心路历程梦想蓝图之类之类⋯⋯说完以后,我就很惊异,那清清爽爽的利弊逻辑居然就在我脑中。

    之后我想验证一下这个“说出来就是自我梳理”的方法,于是和小白探讨明天面那个重要的试穿什么的问题。果真,她未开口,我已有主意。

    今天很喜欢听Blondie的Heart of Glass,好似是一首悲伤的歌,可是让我一整天都处于欢乐的情绪中啊。

  • 2012-09-08

    雨季又至

    1, 晚上下起雨,不大也不小,是那种大家都预感也许会一直持续到下周的雨,并且会一场接一场。又快到了那个季节,人们身穿彩条毛衣,手捂热果珍,站在玻璃窗前哈气。

    2, 昨夜鱼生叔告诉我“港岛民众都在街上”事件,我稍微想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发现这里面确实是有问题的,似乎很小的时候,我们已会嘲笑课本以及不屑新闻。所以问题根本不在于你的脑袋是不是被汰渍洗白白,而是,变麻木。

    3, 虽然我不关心政治,但是我也不希望生活因为政治(或没有政治)而变得糟糕。我希望国泰民安,生产和售卖化妆刷的人都和气生财,持续为世界贡献高品质又美形的好刷子。

    4, 在看过去年某期《Voce》杂志后,开始在化底妆时也使用刷子。粉霜的绝佳搭档是扁头刷,轻薄均匀透亮;而粉饼则与平头圆刷和大圆刷都很配,后者居然可以打磨出光泽感来。总之有刷没刷,是有差的。

    5, 雨再这样下下去,我觉得我的时代就要来了。

  • 2012-09-07

    白露留影

           

    “我的心中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 2012-09-04

    微风

    抽了一周空闲时间去干活。除此之外,否掉一个工作,面试一个工作,在便利而美的市中心地带租了新房子,卡里的余额多了一些。一周间效率颇高。回到上海的心情有点挺忐忑,即便乐子很多,仍然时不时有种想奔向厕所的紧张感。看舞蹈表演没用,吃羊肉串没用,喝酒也没用。和旧人新人见面说话,思想的野马却困在银河系外,眼前世界仿佛一片苍白寂静。

    其实一点都不高兴。低落得爬不起来。

    偶尔,我会想到黄昏里的石榴花,有一点沐浴液味道的晚风,些许嘈杂,微妙的粉红云,那是一些关于夏天的梦。然后有一天,梦再也没回来。

  • 2012-07-26

    仍然在放假

    1, 妹妹打电话来述说最近一场工作大危机让她非常挫败沮丧,我讲给她听大学教科书里那个强生公司的故事,她聪明得很,立即勇敢坚强披上战袍,去战那场很有良心的斗了。

    2, 打电话给老同事,发现大家仍然在消极不怠工,并且仍然纷纷不高兴着。我很想念小小船小姐,我一直应要求守口如瓶,可是现在大家不是都知道您要结婚了吗。

    3, 每天拼命一样看一堆历史书和传记,企图离开前把舅舅的严肃读物都看完,自己也被这种口味大变吓了一跳。无论王守仁先生承不承认,我算是默默拜他为师了。

    4, 没有什么消费,很难受,比没有收入还难受。

  • 2012-07-24

    精神病人

    我的外婆据说是个很会拍马屁的人。坏人拍马屁是为了做坏事,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通过这种技术做了很多惩恶扬善化干戈造玉帛的好事。

    她非常爱美,有很多衣服很多鞋。同时有很多本领,在我的印象中,这些本领等同于酱鸭,火焙鱼,酱汁熏鱼,糖醋小排骨……这些需要花费超过24小时制作的菜有着独特的好滋味。总的来说,哪里有外婆,哪里就有美丽与欢乐。

    但是这个可爱老太太,两年前变成了残疾人,中风导致瘫痪,丧失一切行动能力以及语言能力;一年前变成了精神病人,会无端嘶叫及怒骂。今天是她第一次对着我发火,我觉得很难过以及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