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日我刚看到Hollister co.的各种白的棉的Tee,昨日我已经盯好了决定要在天热之前去抢下贝纳通的花花Deep V,昨日exotic leather的美好high-heeled使我无数遍欢欣鼓舞春天已至夏天必来,一切有关太阳下美好的痴女幻想转眼在雨中灰飞烟灭只留得一场倒春寒。

            终究开放起的花嫩绿起来的草又究竟是暗沉下去。因此在开车学校心情就很不灿烂了,转转退退,刹刹进进,不到午饭时候就急急要走。想起早上价还没有洗的面孔,浑身上下是黑的运动服装以及黄泥土色的中学的校服外套,就完全没有心思在马路上多逗留1秒钟,径直回了家。

            空调都放暖,先是泡了一杯板兰根生姜红茶下肚,然后自己煮垃圾方便面。像两年前一样,辛拉面,熄火打一枚鸡蛋搅碎,加镇江香醋一勺,外带适量橄榄菜。吃饭后茶起了作用,月经突然凄凉的来了,自怜一番,继而兀自庆幸起来没有仍旧留在寒冷的开车学校。

            实际上是没有那么凄凉的,本多俊行君寄来超大样品包裹,于是我成为中国第一个喝到Unkai绿瓶麦烧以及第一个使用Princess Hanako这样恐怖怪异名字的玫瑰美容油的女人。身子暖些又把夏天的孔雀蓝绉缎背心和珊瑚红的大领渔民衣服以及周六时候上街买到的打了无数折的珍珠长项链和墨黑的瓷珠子项链摊在床上把玩,偶尔低血糖般的晕眩一下,啊多啦A梦我想穿bikini到Ibiza去。

  •         脑袋和部分四肢正华丽的酸痛着,原来是晕车了。亲爱的爸爸竟然可以把他完全很无辜的女儿抛弃在驾驶座,任我鬼哭与狼嚎,仍然坚持换上4档不松油门,于是在一条远离市区的空旷马路上,发生一起无证驾车事件,该肇事者此前未有过任何驾驶经验,此案策划以及煽动者拒不承认自己强迫症与精神微错乱。

            哈利路亚,感谢上帝,偶们都平安。

            另:昨夜和爸去Metro,路遇一车,竟然继长春市222路公交车后再一次目睹至2的车牌——“苏F A2222”。

  • 2006-03-07

    青春细软一下

             去年认得了My Little Airport,离开我的17岁已经足五年。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因为我年少时喜欢的知名女文艺青年陈绮贞同学在04年末发表了《After 17》这首非常纯情非常赞美的曲子,然后05年约摸6月光景的时候一位旧时同好告知有一个小巧的网站,叫做After-17。个么总归要去看看,实际上是一份17岁后女性E杂志。首期靠后位置就有MLA生动的介绍了,那个唱女Nicole同时也是After-17的创办者。

          “我们终学会珍惜,亲爱的,缅怀你的17岁夏天,炎热后的天空。在My Little Airport的追忆中,闻到熟悉的夏日,植物被阳光蒸晒后散发的气味,如昔美好。暗恋的那份情愫如黑白琴键,散失的人,你们还是否记得那年校服的颜色,我们打了照面,他笑的神色。”

            22岁的时候读到《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里头这段文艺话,真是心头恨啊。如果早五年看到,个么我的17岁也好文艺一下了。到如今我已经17后后后很多了,彼时的回忆老早远去。要说那青春,现在便好似岩井俊二电影一般,一种阳光下明亮而雾蒙蒙的肉麻。可是那些尚在青春期的弟弟妹妹们,又怎么好明白那种没有刀光剑影的杀气逼人?伊们是不是还天真地自以为是祖国最美的花朵?或许剑走偏锋了叹息着青春的苦闷和愁滋味了?邦迪同学说过的,成长总有伤痛的,但是,总归不止于伤痛的。

            那些散失的人,我早知道你们会走开,但彼时我们好似谁也不曾觉得各奔天涯有什么不好,谁都以为惆怅是一种矫情与做作的行为,并且现在仍然这样认为。

            在我们还未散失前的17岁光阴,教导主任在人来人往的操场边唾星四溅训斥我们穿漂亮的百丽小皮鞋,后来我们就光着脚在草地上奔跑了;我的仇家那个狮子座娘娘腔男生,联赛后最后一个冠军梦灭,竟然哭了,后来我就也哭了;那个谁谁,非常对不起,在实验室烧破你引以为豪的耐克以后,我就没有再碰过任何的酸酸碱碱;小纸条,琴房约会,青菜包子,考试前医务室,梦龙,后来被砍了的水杉树,篮球场和车棚,周五据说很难的考试,傍晚五点半贱狗,尾崎南……散失的人,你们是否还记得我们的秘密?

            吉光片羽,青春的细软。碎念。好吧,我还是做回不甚文艺的待业青年。

           

  • 2006-03-05

    破土作灶

            昨晚刚说到我国国土之大以致北方的春风跟不上南方的暖阳,早晨收到短信说长春下大雪。非常不好意思说,这边气温已经21,中午在楼下爷爷的院子里拍了山茶花,尊贵的香奈尔之花啊。同学们可看好。

             关于这第一篇,不多解释,只是如果有朝一日被问起为何叫做“醉步女”,那么我必然要推荐你去看一个叫《醉步男》的故事。波函数是坍缩了还是仍然发散着呢?这要取决于你自己。如果你对这个故事很有兴趣,或许你我话语是投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