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21

    血鸭

    我的湖南亲戚们赞不绝口的一道江西菜,有个凌厉的名字,叫做“血鸭”。在亲戚们的鼓励下,我忽然意识到一个被忽视至今的血统问题。仅仅是那么几分钟时间,“我也可以是一名湖南人”的想法简直让人血脉喷张,吃血鸭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的。

    然后那些辣椒辣椒炒辣椒变成了一场不堪回忆的暴虐迷梦。而我的舅舅,携我的弟弟,显然非常满意,我觉得只有他们才配当湖南星人。

  • 2012-07-15

    宇宙

    以一天一章的速度慢看完《禅的行囊》。我不知道小莫是什么要把它推我看。梦中舞人,泡沫浮萍,那些中外禅师说,大体上你必明白生命是紫的,方可脱离苦海。而我最喜的是比尔波特的段:

    “那是一双色的、一半白色土豆泥、一半橙色南瓜泥成的沙拉金字塔。在那之前,以及之后,我都没见过如此宏的吃法。它看起来就像一座弥山。我从山脚下饿鬼所居之所开始吃起,一路向人和神的域吃去。没有人注意到,我吞下整个宇宙。”

  • 2012-07-02

    山楂冰棒

    原本是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实在太热了,热得人奄奄一息,字字艰难。被炙烤的大地,樟树叶绿出油来;烈日光呈360度射来,天空蓝赐你眼瞎。我不曾想过会在此时此地度过如此的夏天。长假长达数月,工作只预定了数天,这感觉仿佛回到数年前那些暑假。

    有大把时间读paper写thesis,再读到ANT和熊彼特时有强烈的仿若隔世感。和大众没有什么可分享的,便略去不谈。

    也有大把时间看书看杂志。柳宗悦的赤子心有一番趣味,他说“当看到无数丑的器物蜂拥而至时,就是提出希望也会感到为难。”,所以若干本关于民艺的论著都是在传达“我们要从地面上清除丑器物”这么一个号召。关于美丑的判断,乃不言之言,无闻之闻。这位日本先生说“涩”是最高级的美,大概就是中国先生老子说的大巧若拙的道理。

    另外Monki发邮件来说夏季折扣开始啦,便去网站观摩了一下,连带把Cos,Acne,Filippa K等等都转了一圈。看起来正是瑞典的美好时节,只差身在当地,以及腰缠万贯。Acne有了名气以后越来越贵,讨厌的是居然也越来越好看,特别是那些不打折的新货色。

    接着,看了陈英雄拍的《挪威的森林》,倒也不觉得很差。Kiko Mizuhara演绿子,合适得很。

  • 2012-06-20

    内心戏

    下象棋:

    我把烟花给了你,节目也给你;我把电影票给了你,座位也给你;我把烛光给了你,晚餐也给你;我把歌点给了你,麦克风也递给你。但只要我和我的车还在,你就得不到我,啦啦啦。

    看电视:

    拍马屁实属一种方便快捷的问题解决方案,风险不大,成本很低,具有某种可贵的幽默感,对营造祥和欢乐的气氛也颇有裨益。甄嬛便是一位值得学习的超级马屁精。

    读杂志:

    希望大部分版权合作的杂志,为读者着着想,不要企图走上自采自编的道路。像《健康与美容》这种90%以上翻译日版《Health》的杂志,才是有自知之明,还挺丰富可读的杂志。

    做测试:

    不太有耐心回答问题了,也不是很有耐心研究结论。不在意是否把彼此分析得清晰准确,只在意你是否吃饱穿暖过得开心,在意你是不是关心我吃饱穿暖过得开心。莫非是衰老的标志?

  • 2012-06-11

    雨雨雨

    天气如此之热,只能藏在家里长痱子,连胸罩都不得不摒弃。

    每天最美好的事情,是坐在阳台的板凳上欣赏突如其来的雷暴雨,强劲有力,man的不得了。

  • 2012-06-08

    两代小姐

          

    1947年,Miss Dior是叛逆的前卫先锋,时代的激流未使她黯淡,历经冲刷如今更教人心生敬慕。白松香干练率性,橡树苔与广藿香沉稳正气,总体上苦而静谧,是有力的大提琴音,一副坚定正经的气势。但是,妙在若有似无的橙花茉莉香,流露出一点点清秀妩媚。想靠近细闻,又寻花香而不得,仍是个冷面女超人。

    年少时爱强说愁,非浓厚沉重的老香不喜,迪奥小姐多年来便是钟爱之一。彼时以为自己的肩膀撑得起三千世界苦涩失落,唯恐命运不多舛,起伏不跌宕。最可怕是成为那种一生平坦、温和亲切的乖乖好姑娘,得美丽无趣的有多让人心寒。现在想来,正是繁花似锦的岁月,用不着寻快乐。

    浅粉红的Blooming Bouquet,打着蝴蝶结,则是正宗欢乐香。清快的柑橘唱着小歌一路蹦蹦跳跳,引出一片舒展幸福的牡丹芬芳。明明是中国花,却被衬得洋气的很。白麝香缠缠绵绵收尾,又天真又性感,是纯棉的白色内衣。

    这一位小姐,年轻漂亮,时髦温和,明媚甜美,最适合被夏天的微风带去心上人的身边。我默默在心里设定为自己的结婚香水。于是每次使用都要挑选良辰,沐浴更衣,自我感动一番,寄托了诸多比如“一定要幸福快乐哟”型的期许盼望。然而人生或许大抵都在言不由衷。说出口的叹息便不成叹息,说出口的喜乐偏满满是泪,如此云云。

  • 《双枪历险记》终于还是发展到了必须要让男女主角散伙儿的地步。对于硬逼着自己温柔善良的刻薄挑剔怪姑婆,总还是孑然一身来得公道;对于自以为什么都明白的傻瓜蛋大孩子,若真有个喜庆小可人儿降到人间,在身边陪伴终老,倒才教人放了心。

    回想起来这磕磕碰碰的一路,也并不都是坏故事,即便是剧烈地争吵,也有半夜里吵着吵着吵开心的剧情。他似乎是那种带着一生的伤心事的人,她似乎不是。不过,真实情况很可能恰巧相反,这也并未可知。

    反正尘要归尘土也终归土,没了伴儿,还是得历险。怎么那么多冷不丁的没完没了的险⋯⋯

     

    P.s 最后,在这个中国人都觉得挺吉利的日子,我祝我的妈妈生日快乐。

  • 2012-05-23

    国际基本款

          

    从冬天使用到春天的一个routine,体都不大,亚洲欧洲飞了两个回合,所到之处气候无不恶劣。最近回到温暖的祖国夏天,用不下去了,写篇用后感给想看的小读者。

    Kiehl's Ultra Facial Cleanser,温和的泡沫洁面。可以卸妆这一点印象深刻,睫毛膏都能一次性洗得干干净净,适合旅行携带。使用感和Clinique液体皂类似,易起泡,不易冲洗,滑而不干,无香。

    Kiehl's Ultra Facial Toner,可清洁亦可镇静敷面地特别的乳化水,也并无虚言。但是气味是怪的,棉花片棉花球都不友好,直接用手似乎也不,用法略尬。

    Eucerin Modelliance书说是让皮肤紧致肤色明亮的抗银杏毛孔和面部轮廓,实话说效果恐怕肉眼不可辨,可是皮肤真的会比较柔软细腻,所以我觉得这个精挺不。有微微香和微微亮,气色和心情会振起来,是药妆界的一片小彩云。

    Eucerin Lipo-Balance,和皮肤自身脂相同的无香肤霜。比一般面霜都要硬,用手心捂热会像奶油一样化开,然后要拍压在脸上,因为延展性很差。有些闷,也不觉得能镇静过敏的皮肤,大概最适合就是北欧数九寒天出门挡风。

    Mentholatum Maxlip,外是普通唇膏,内芯含有Q10和三胜肽,据可以减少唇以及丰满嘴唇。可是夜里若用了,第二天早晨起来必然唇上白花花,滋润其实也谈不上,无香。

    Kiehl's和Eucerin,总的说来,代表着一类国际药妆趋势,包装干净,成分安全,用法简单,价格平实,没有表情,男女皆宜。健康是第一诉求,至于精致,那是日本人和法国人的事儿,下次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