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19

    寿司

    周末的晚间,或许是酒精的益智效果,小伙伴与我聊起“醉卧沙场君末问”以及“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等等诗歌话题。于是气氛默默陷入沉静……

    沉静了许久,小伙伴问:你知道苏轼的英文名字是什么?

    我在想。

    他说:Sushi。

  • 虽然-14℃看上去也没有多骇人,但是那种推门而出鼻毛瞬间冻结在鼻腔内的力道,是-4℃什么的不可及的。做为2月里很粉红的一天,显然是有些太冷了。在sto老城的海风小岛上奔波一天后的晚上,我久久未能消灭彻骨寒意,并且觉得头痛欲裂。

    恶劣的天气始于上周,突然到来的冷冻乌云在几小时内生产出20cm的积雪,这样的势头到第二天也没减弱。交通大混乱,当我乘坐上延迟了数小时的火车顶风冒雪终于到达某知名设计师宅邸时,积雪已经可以灌进我几乎及膝的靴子。

    这样的天气里,不得不想尽办法在家呆着,烤个核桃小红莓蛋糕,沏杯水汽腾腾的热茶。若是一旦不小心松了提防出了门,便立即颇有骂完大爷就去死的心哇。

  • 我希望迅速脱离人类群体,变成一只长得好的猫,或者长得好的沙发、枕头什么的。

        

      

    做人太煎熬了。你翻一记白眼,我便茫茫了,整个世界是白眼球一样的白茫茫。还得自我建设,还得上班,还很多情。

  • 2011-01-27

    时空隧道

    为了赶时间,我通常坐火车去斯德哥尔摩,回乌普萨拉则乘坐大巴,略便宜,略漫长。

    在靠近北极的此地,时间虽是傍晚,却已满天星斗。沿途路过没有城市光的原野森林,黑的尤其黑,亮的更加亮。如果碰巧坐上一辆大家都不开阅读灯司机又不听ABBA电台的车,就太安静了,有那么一些时刻,我以为要驶进这黑黑夜幕,会和身前身后这些瑞典大叔阿姨驶向外太空或者异次元空间什么的。

    然而最终也还是回到小城里,司机最终快乐地道别,就一溜烟开跑了。下车以后,仿佛一个多小时前的大都会啊,闹市啊,声色犬马啊,统统像聊斋山市一样有着隔世的缥缈感。

  • 2011-01-19

    这样一个下午

    灶台上煲着排骨海带汤,制造咕嘟咕嘟的温暖声响。电视里在播一出不太有名的BBC古装戏。屋外天光渐暗,屋里颇为温暖。小猫在我的正前方睡觉,是的就在电脑后面。

    一晃新年已经过去大半月,我自然是如大家所知……什么都没写。大体上说来,就是瑞典一周,德国一周,又瑞典一周,酱紫。虽然也在目睹和经验一些新人新事,可是迫切想写下来告知大家的也不多。毕竟“哇法兰克福展真的很大!人好多哟!”这种话不是很像年近三十岁的人来说了。

    对于我来说,从未体验并为此忐忑的事情,莫过于与某个人类朝夕相伴,抬头不见低头见。自从脱离被爸妈豢养的状态后,就成了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一个人”,和谁不高兴了可以翻个脸甩个门就进自己的屋躲起来,各自自我建设,隔些时日开门还是一团和气。

    所以在一种对未知略恐慌的状态中,我开始了和小伙伴相依为命,新近还有一只五个月大的小猫加入了我们。日子这样过下来……就好像它要这样过下去一样。每一天,安静,劳碌,又真实又仿若隔世。于是我决定写这么一篇blog,以把我此刻鲜花一般的好情绪,撒向人间。

           

           Shot by Yang

  • 2010-12-28

    假货市场

    1,我今天刚知道这个地方,与北京的秀水街一样可是世界知名市场。

    2,它原先叫做“襄阳路市场”,现在迁至上海科技馆附近,是远在瑞典的外国人把这个先进信息告知与我。

    3,于是我为世界知名设计师购买了指明的假冒伪劣Moncler牌羽绒服。

    4,并且发现,天啊市场里的小妹小弟英语都很牛的说!

  • 2010-12-10

    返咗

    我在尘土中周游了一下苏北若干城镇县乡,终于又回到了大城市。暖和得惊人,到傍晚居然升腾出热烘烘的汽来……弥散着一些,炸带鱼,的味道。

    一切都很可爱。从尘土中逃逸出来后,一切都很可爱。我要洗个山茶花味道的头发和澡,泡一杯玫瑰胖大海。以庆祝远在他乡的雪光姐姐的大寿之日。

  • 2010-12-08

    Flipped

    《Flipped》这个小电影,我真的很爱。

    看着看着,就想到妈妈曾经教我要怎样看待贫穷和残疾人来着。想到爸妈闹脾气以后爸爸过来安慰我说他们是相爱的,叫我要多关心妈妈。想到我也那么想来着,“妈妈很不容易,爸爸很不容易。但是我很幸运,他们都是我的。”

    也会想到第一次见到小伙伴时,他的眼神是那样一本正经,后来在不算漫长的岁月里我发现其实也不太正经,于是他就闪烁起了时而正经时而不正经的小光芒。姥爷说 "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 恩,我猜他说的就是“真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