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III。

    2,虽然看起来是一样的日志名字,但是它们毕竟有区别不是嘛。

    3,另外,毕竟你、我、他、她、它,都挺需要源源不断络绎不绝的原力的不是嘛。

    4,我希望在十二月占据一个有力的初始点,能在一团混沌中完成一次阶跃冲入真善美的光明新一年。

  • 昨晚开始阴云密布,我想大约是要下雨了。一场安眠雨,好将逝者亡灵带回大地。

    上海最近的大灾祸,已过一周,媒体对事件的报道和评论,都很像一段对世末的描述。我不知是否怀着一颗厌人的心,而对人类的各种诡异思维和情绪过于敏感。但眼见对同伴的致哀与告别,变成了透出隐隐的集体兴奋的“骄傲”或者“自豪”什么……我的心里就有股很堵很矛盾的痛楚,难以言说。

    死亡无法如秋叶静美,而活着,谁知道是不是一种受灾。

    后来也没有下雨,天就又晴了。一派和煦好景观。

  • 1,正在进行中的双年展,总的来说是一场让人平添压抑的展览。我真的理解不太了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因此真的很为那些故弄玄虚的东西感到生气。

    2,不过从装置美的角度看,我挺喜欢挂在房梁上的大雁。它们就好像我在林村那只会扇翅膀的木头大雁的亲戚一样亲切。

    3,马良先生的房间虽然多少有些古怪灵异,却有一些疯癫的欢乐,某些道具……真真很有故事感的。

    4,后来我买了一只……不知道第多少只……杯子。算是文艺一日游的心灵补偿。文艺真的很累人的。

     

  • 2010-11-12

    业内外行

    我原本也知道自己是个外行,从人生的各个角度看,都是个外行。没有什么确实很明白的事,也没什么非常擅长的技能,连每次过马路都过得很勉强。

    但是最近这一两天,我真的很沮丧,因为我真是太外行了。能做的事情不过像任何一个购物女性一样挑挑自觉漂亮的布料或纸板。而身边的,几乎任何一名,工程师/技术员/销售/工人……他们居然都知道每块布是多少经多少纬,什么织什么染,编号名称也立即能报出来。而我一直以为那么长的编号只有条形码扫描器才能识别吧!

    晚饭的时候,我不能为那些已然沉醉于专业氛围、已与棉纱布料浑然一体的内行们提供半点参与话题的贡献。我实在太沮丧了。环顾一下四周,好像只有在“白”这个领域,我是领先的。

  • 2010-11-11

    旷野

    此时身处的此地,放眼望去没有民宅。工厂招待所位于厂区某楼的顶层,高级酒店配置,好似荒地奇葩。在晚上,抬头可以看到格外明亮的星辰,秋虫开始奄奄一息,比起轰隆隆的上海来说,简直安静得要死。

    晚上九点我就把疲惫的自己扔进了被子里,然而却不知什么缘故……怎么也睡不着。早上起来,看见一个在旷野里静静浮肿的自己。

    ps. 亲爱的小伙伴,我对不起你。自从应君提议宣传了您的博客后,似乎它就再也打不开了。做为一名翻墙者,我想说你那边雪好大哇!

    ps2. 据说今天是光棍节yo。那我也要祝福你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 2010-11-08

    请饮镇江香醋

        

    若没有吃醋和饮辣椒油,人生不免就在不间断的无聊沉闷中虚度了。

     

        

    若没有金扬和大棉被,唔……我只好钻入地心躲起来。

  • 或者你说是阅历多也可以,成长经验也可以,种种迹象如此显而易见我不得不总结一下:

    1,胡思乱想,疑神疑鬼,瞎猜八猜,攻击亲属。

    2,穿棉毛衫/裤(即“秋裤”)。

    老头老太什么的……最脆弱了。

  • 2010-11-05

    培养习惯

    虽然对很多事很多人,我都有些强迫和偏执,但是在对待自己的问题上基本上都是很宽松的。我觉得这样恐怕不好,有违做人的常规准则。于是开始培养一些好习惯。

    比如绝对不把工作带回家做。比如桌上的笔不超过3种/支。比如不在厕所里留书本杂志。比如不把茶杯随便留在停留过的地方。

    虽然是些很小的习惯,但是最近精神奇佳,工作异常高效。这大约就是严于律己带来的果实吧。而关于如何实施良好小习惯的养成,大家可以参阅Kashiwa Sato先生的著书《KASHIWA SATO'S Ultimate Method for Reaching the Essentials》。之所以用英文,是因为我认为《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这个名字实在太像一本家庭主妇指南了。

    现在想一想上一次的严于律己,大概是决定要挺直腰板走路吧。当时我已经脊柱侧弯了,我不想再驼背了。脊柱如今好似并没有往3D立体弯曲的歧途上迈进。所以,我认为培养一个好习惯,无异于一种医治,是可以避免残疾的手段,是您迈向健康人生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