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02

    人在旅途

    有时候我真是觉得生于很悲催的乱世,需要常常人在旅途,而不是只用呆在某个小村子里就好。而几乎每一回出门在外,我都不满意坐在身旁的人。那些人,或者很爱皱着眉头发出“啧”这个音;或者留着小拇指的指甲外加一颗掉了满肩头屑的油头;或者不停扣动打火机企图点着衔了很久的烟就让我非常紧张和揪心。

    但是呢,或许是人生变故亦或者神明眷顾,最近也开始感受到旅途的趣味。在巴士上有位一路讲电话的聒噪先生坐在身边。在某个时刻他望向窗外,然后告知电话伙伴说:“……我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叫做……‘硬路肩’的地方了”。

    我写下这一篇是为了赠与我的爸爸。您懂的。

  • 2010-10-28

    羊羊之城

    1,我不太明白广州为什么要叫“羊城”,就像我不理解长春会被称为“春城”一样。可是这个名字让我觉得该城很可爱。即便,似乎每个出租车司机和服务员都又躁又凶又讲不清话啊,我也觉得他们像羊一样可爱。

    2,仍在进行中的“广交会”,全名是“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已经是第一百零八届了。几乎同期,但是时间要短些,规模要小些,在香港呢,也是有一个“香港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也就是“港交会”了。据业内人士称,很多参加前者的人都是中途抽身参加后者,再返回前者的。

    3,羊城气温突降,所以我想去北京路的uniqlo买雪光推荐的“甚至可以温暖整条小腿”的厚棉袜,意外发现了lettera da unico这个系列!每一件睡衣般的圆领长袖T我都喜欢!旧而干净的色调以及温柔小花以及左手腕的印字皆妙不可言!就是我不可言的小少女情怀!

    4,今天我就要离开羊城了。起这么大早写一篇blog是因为今天接下去的时间我恐怕不会使用网络了。可是我一定要在28号写一篇。

    5,你们不觉得右侧的blog日历里,红色的日期,勾勒出了一座……嗯稍微扁了一点的……埃菲尔铁塔嘛!?

  • 2010-10-26

    终于

    在广州的第二天,我已经吃了三个馆子的三顿云吞面。终于,面是那个面,云吞是那个云吞,汤也是那个汤了也!

    于是我就安心了。明天我可以去吃叉烧饭了。

  • 2010-10-20

    世界充满爱

    1,我一般不评价别人。极少想表达赞美的情况,基本上处于“也不很关心你是怎样”的状态。

    2,我不期待被人评价。大多都是自以为是的莽夫一团气。唯有“你长得真好看”让我屡屡点头认同。

    3,可是有些人呢,就是很热衷评价与自我评价以及逼人评价与逼人自我评价。

    4,我是不想口是心非的。但是我猜凶狠刻薄这种口味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有点重。

    5,亲爱的某些同事,我真的希望你们欢乐长存,你们懂吗?

  • 2010-10-13

    师兄说

    1,师兄说:我打算去掺加辣个“非曾勿老”,大不了去完夏威夷就suai了她。

    2,师兄说:我进公司的时候xx刚刚怀孕,现在都要生出来了,好像为我生的一样。

    3,我希望师兄永远不要看到我说他说了什么。

  • 2010-10-06

    朝气要蓬勃

    举国放假的节假日里,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除了床或者沙发哪儿也不想去,吃了螃蟹喝了酒就回到床上睡一觉,我爸爸也是酱紫的。

    没什么特别的发生。除了我特别地想念据说皮肤身材发型都日益放光彩的我的小伙伴。以及“要提前回来上班”和“论文还要改”这两桩让人顿感特别不畅的事情。

    离开学校没多久的我,显然对这凶险复杂又逻辑混乱的职场世界尚一知半解,却以超音速把科研那套东西给遗忘了。就突然行动吃力并两茫茫起来,“脑!袋!快!要!炸!掉!感!!”一直如影随形。

    但是,子说,不可不学,不能不思,两手都得抓。我于是顶着这颗危险的脑袋,终日在迷茫中抓道路。总之似乎是有些不宜停下只有前行的意思。

    下班路过养老院,墙上有金光闪闪大字,“老有所学,老有所为”。唏嘘不已。当代老人,压力未免太大了。少壮不努力,老大还是得努力。我想,朝气能蓬勃就蓬勃一下吧。搞不好能早日有所学有所为了,或许方可欢度晚年了。

  • 2010-09-29

    日和

    1,雨呢,其实一直没停。但是除了衣服不干和有些冷,我觉得再没有比这更教人神清气爽舒适自在的天了。蚊子都没了,咖啡可以喝热的,胃口大很多。

    2,为了满足挑剔的大人物,每日餐饮都安排得精致优雅而丰盛。我因为要说双倍的话,并不太有时间进食,只是发现了“瑞典人无论男女都很喜欢吃豆腐”这样一个现象。

    3,如果以食物为线索,回忆就变得容易一点。比如说喝艇仔粥吃葱油饼的那晚,在设计师传道会上见到多年未见的李蜜饱同学,她在穿着短袖短裤的人群中围着毛线围巾,显得很温暖。

    4,再比如说去宏兴吃葱油拌面的那天,就是小团体残党大胃同学终于回归祖国的日子啦。他立刻解决了困扰我很久无法在手机里输入汉字的问题,还赠我黄油当手信。我想了想,决定他就是妇女之友。

    5,至于憧憬成为妇女之友的小伙伴,我还是决定独自霸占。可是这样又有些不讲道理,我本不是那种小气又霸道的人。那么,非得和什么东西分享的话,我想了想,就小白鼠之友酱紫吧。

    6,著名动画片导演大地丙三郎说,“在这世上,虽然有很多笑不出来的事情,但请在这5分钟里尽情大笑吧”。说的是那出笑点怪的《日和》。我推荐给新认识的古怪小女孩儿,她果真笑到扑地。做为交换,她借给我韩寒的新书《1988》,我就看得直想哭。

  • 2010-09-20

    武器

    每天夜里都有一场恶仗。
    那是一个,以小吃大的战场。

    我想试试道听途说的法术,
    有一只猫头鹰说,那叫做禅。

    不要管耳边的嗡嗡作响,
    被恶蚊攻击的身体与己无关,
    只要平心静气,就不痛不痒。

    可是为什么……敌人永不知足。
    而我是真的又痛又痒烦躁得要死了!

    晨风拂过时,
    自己好像一座笼罩着战后疲倦的废墟。
    如果世界没有蚊子,才算是安静吧。

    还是得买个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