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17

    冬去夏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120577272.html

    好像是从常德路800号某场热烘烘的时装秀开始,天就瞬间变热了。夏与冬的对接变得越来越无缝,以至于看见时尚圈近年那种大衣配露脚趾凉鞋的穿法,越发觉得是与时俱进的发明创造。

    后来一整周拿着卷尺和计算器,忙于在市场里和人斤斤计较,回办公室还搬了若干重物捡出去很多垃圾以及生了很多闷气。我不知道能者为什么要多劳,好像笨蛋们理应好吃懒做欺负“能者”一样。可是……就像过去的岁月中我总是在垃圾忍耐战里落败,洗掉corridor里或者家里所有的囤积碗盘,反正最后总是默默收了大家的摊儿。然后也不那么不高兴。

    周中有一天会见了首席小提琴,在上音还见到了90后钢琴家郝端端同学,胖乎乎的挺招人喜欢。下半场的曲子是普罗科夫耶夫的Piano Concerto No.2 in G minor, Op.16,暗涌奔流,真挚动人。百度说他是个金牛座,果真充满美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活佛的迷思 2014-04-17

    评论

  • 对于多劳表示沉痛的祝贺,以及对怎么会有人叫做"郝端端"而表示惊叹。
    我想看裙子之真相。以及各方消息。
    miao

    /在复活节前一个星期,复活节假期的每一天都被安排出去的我
    回复ByAurora说:
    真相待我放假回家拍給你。郝端端可是年轻有为啊,他们搞艺术的人,啧啧,一个个都是胖子!
    2011-04-22 22:0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