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25

    雾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189066903.html

    不知多少人有幸目睹过那幅景象:在冻云的上空俯视,城市灯光是此起彼伏的一团团迷离,好像封在冰下的巨大电鳗;又似奇异之境的诡秘地图,有一座座发光的雾岛。

    那是在严寒冬季飞行十几小时后落到赫尔辛基前看见的。后来到斯德哥尔摩却没有这些绵延扩张的雾岛,分裂开的厚云层变不出梦幻戏法。所以我想那大约是稀罕的景象。

    Nina曾说她吝啬用飞行时间睡觉,那该是用来思考的,拥有绝对俯视众生的视野高度。在漫长的航程中,反思并不是痛苦的事。在不经意之间,大家都不太写长话了,所见所闻所感纷纷浓缩在140字内。我以为那缺失美感,不愿入门,极少写字。可是时代呢,就带着我们,似乎再也回不去了。

    回不去的还有彼时随性自在的心。见的人事越多,越觉得凡事合理,竟不时语塞,也觉得没什么话好说的。开始思索些禅修的小话小故事,先生的逻辑是知识产生苦痛。而我显然知识无多,苦痛未必,却总有股凄清在心间,就像飞机上观看到的雾岛,有光,却迷蒙。

    说起雾岛,想到“八岛雾子”这名字,是渡边纯一《化身》那个故事的女主角。漂亮女人先是作为金丝雀被男人驯养,但是随着知识的增多,气质和头脑都发生了改变,终走上了独立女性的自我觉醒之路。故事末了的气氛是深沉的,欲言又止的。同是女性的自己,完全能够理解雾子,选择独立,实在是自然而然的反应,就好像这世界本该这样,也当继续这样。不是宣告,不是革命。而作为男性的作者,又是怎样的想法?

    性别的不同力量,人类世界的几百万年间它们是怎样对抗与平衡?是否女性最真善美的角色其实就是那一汪温暖平安的小水塘?或者,是不显山露水却容纳万物的佛掌?或者,是别的什么⋯⋯没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吧。

    分享到:

    评论

  • 欢呼醉步女又开始写博客,龙年快乐!
    其实,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无可厚非,关键是要走自己选择的路和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们已经放眼世界了,干嘛还把自己关在笼子里呢?
  • 喏,你在飞机上的惊人景象是雾岛,我的惊人景象是见到闪电,遇到之后,机长下令把飞机又原封不动的飞回始发地去了。
    这种景象,如果哦所谓谈人生,大概就是讲周而复始的吧。
    但是一谈命运一谈人生就双脚沉重头脑茫茫。
    倒不如,就见自己所及的世界,以及世界就为自己所及去了。
    我是越来越没出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