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8

    踏雨寻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2088970.html

             这一回,故事有了巨大的转机。前两天东北平原上空的小云朵在南飘过程中路遇锡林郭勒的大风,一下子窜过渤海湾,又一下子窜过黄河淮河不断庞大起来,最终在长江下游不可抑制从而降下大雨。而彼时,长春人民正享受旷日持久的莫名其妙的温暖三月。

            泡UCC的114号味道咖灰,一下子加了恨不得半杯杏仁露,结果微妙的酸味和更微妙的苦味统统被蹂躏掉。一边终于翻完Memoirs Of A Geisha,读到最后那个XDF讲义一般的结尾也竟然感慨万千的要挤出两滴小眼泪,Arthur Golden最终用了“watery ink on paper”这样风情的意象,甚至有了师太的味道。

             然后天气竟然晴了。于是决定去赏本年度最后一场梅,连带要拍下来给zhch老师瞟的。

             此番文学女青年无跛足驴子好骑,且无风,无雪,只是一席黑衣,风雪灞桥蹇驴寻梅的古代小资情调应了1/4尔尔。潜入纺博大院,果真嗅到清疏梅香,远远老墙那边粉白白一片。因为心里惦念日本小说的梅花花蕾情节,像Kyoto geisha这样的花街女人私会情人之前就先摘满捧梅花苞放嘴里嚼然后呵气便有梅花香,就执意要摘花蕾下来。可惜实际上花蕾几乎是找不到了,雨后满树都开烂了,回光返照般凄美绚丽。

             香气也凄美的要死,明明是撩人骚媚,要去捕捉倒变成绿草划破的素净,就仿佛搁在寂寥深宫的香艳女子画片一般。Hermes Hermessence下一个就该做中国梅花的香水,完全是一种传奇一样的美艳不可方物且至死郁郁寡欢凛然惆怅的悲剧化身。但是西方的鼻子又做不出东方风骨,若Jean-Claud Ellena看过了《陈氏香谱》和《遵生八笺》,那么伊是不是该抱着伊的云南丹桂痛哭一番然后彻底告别调香师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以前童话故事插图里面经常出现的一根长草顶端像戳了根香肠一样的东西。”

    瓦咔咔,老形象啦~一下子就明白嘹~~~~~

    哈哈哈哈哈~

  • 吉祥,看到白梅想起《浪客剑心追忆篇》里面雪代巴,身体有白梅香的气味,反复开在雨里的菖蒲花。

    这两种花我都没有见过呀……但是想着就是很美妙。

    回复Aurora说:
    这个女宁太悲情了,十八岁就温柔成这种样子注定了命运凄惨的。菖蒲花有好几种的,花店里面那种长的和鸢尾老像额,水边上那种有花序的,就是以前童话故事插图里面经常出现的一根长草顶端像戳了根香肠一样的东西。
    2006-03-19 20: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