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29

    Electric Bir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222826477.html

    第一次看到那种用绳子拴起来绕圈飞的电动小鸟,应是韩国第一年,文具店内小哥告诉我背景音乐是Depapepe,气氛那样活力充沛,从此留了影放在欢乐记忆列表中。

    昨晚偶遇小妈姐姐,被问及这些年还好吗?在忙什么?终身大事如何?我想要回答说,过得很闹忙,做了很多事,走了十万八千里路,终身私定了⋯⋯然后就突然顿感语塞,想起那只转圈飞的鸟。上一次与她谈话时,也是这样一个正在找工作的时候,志气满满又忧心忡忡,一个人,没有伴儿。

    小妈姐姐是我最年轻貌美的大学老师,彼时还在念博士,有只三条腿的狗。今时一番寒暄,不禁要相拥而泣了,博士念到八年,硕士念到四年,一对儿拖拉份子互相感慨,一边工作一边写论文实在就是mission impossible。姐姐不久前终于毕业的消息带给我莫大激励,我不想说“我要完成曾经的理想”之类的话,我就是不想一个人做后进生⋯⋯

    非常恐惧“别人都跑远了,自己还在原地”那样令人唏嘘的噩梦,好像初中那次400米比赛⋯⋯我仍然能听到嘈杂世界中的静寂,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灌铅双腿挪动的速度,缓慢的镜头画面;除我以外呈现一番热切的亢奋,好似只要我到达终点大家便可得永生,我讨厌世界集体为我加油,讨厌自己变成励志人物;在我,只是觉得,需要尊重规则,跑完比赛,离开跑道,别让自己成为突兀奇怪被可怜的人。

    不可以留在原地。这大约就是我卑微的迷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日和 2010-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