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3

    两个世界的青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30522455.html

    长眼睛的生物都是逃不过“眼界”所限的,高智能也没用。

    比如赤道人就是怎么也不晓得天气晴朗的瑞典到底刮着多么凛冽刺骨的寒风啊,刮得人完全丧失对十度以上气温的任何记忆,刮得人自怜自艾惆怅到连肥都不想减了。想想露脚趾凉鞋与丝绸连衣裙是那么的出局,我就委屈得简直要喷出眼泪水来。

    然后将信将疑地听说,在奇异国度新加坡,大片黑黝黝的皮肤在反光。
    分享到:

    评论

  • 夏虫不可语冰之叹啊。
  • 比东北的风更凛冽么?
    回复yycat说:
    有的拼
    2008-10-29 03:27:58
  • 想起沙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