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0

    甲壳虫挪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39166496.html

    在奥国几天,仿佛做了一场漫长的听力考试。大会第一天下午,我发现德语腔英语是多么像中国西北方言啊;到第二天早上我就几乎晕倒于从该种方言中辨析“熊彼特先生早年之灵如何在现时附身”。胃突然变得古怪又挑剔,市长招待的那顿华丽丽有香槟酒冒泡泡的午饭也不爱,摊头上的咖喱热狗却难忘。沿路感冒。到处下雨。春子在伦敦待过多时,竟然学会随身带伞的本领。瑞典也下雨,可是瑞典无人撑伞,这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早就回了瑞典,只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归家幸福。维也纳虽说在春夏变美很多,可是莫扎特饭店的菜依旧难吃,乐友的检票员也依旧凶暴,地铁公交熟得连指示都不要看。世界疆域感越来越模糊,我就背着包挪来挪去,挪到哪里也挪不到家。

       

    这是个旅途,
    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
    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
    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

    我们路过高山,
    我们路过湖泊,
    我们路过森林,路过沙漠,
    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

    分享到:

    评论

  • 最后一句突然好感伤 挪来挪去 挪到哪里都挪不到家。
    回复potter说:
    也有四海为家的江湖感啊
    2009-05-17 21:44:31
  • 后来就突发奇想就与小海mm去了热舞。在人群中故意狠狠踩了别人几脚之后,蹬着上次与你同逛时候的玻璃丝袜处女亮相。回来的车上,天就已经在亮。然后近日就与小海mm告别了。

    挪到哪里都挪不到家。大约是家在背上,我们总是慢慢爬。
    回复ByAurora说:
    hej,甲壳虫乙。
    2009-05-17 21:4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