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4

    Always With M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4032004.html

    在等红绿灯时,遥遥远远看到马路那边一个书包仔,不高又不算矮,不瘦也不是怎么胖,架着眼镜,灰溜溜一身,我就突然觉得他是LChY,好像隔着整条马路,都隐隐闻到Adi某种洗发水或者沐浴精的味道,那张看不清的脸就逐渐连毛孔都在心里完型起来。

    然后,我们夹杂在人群中擦肩而过。完全是火奴鲁鲁人和爱斯基摩人一样的风马牛不相及完全不相同。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上个月,在地铁里,我几乎看到了DZh;在高级日本餐馆看到过走路姿势正常的QWCh;买kimmali的时候看到10米开外LXT在吃章鱼烧;还有我甚至因为没有赶上LY搭乘的电梯郁郁整半天。

    常常因此抱怨视力太坏,要么就是东亚人民外观太没区别,后来,才觉得该抱怨的应当是那些过往的人儿统统太过美好。所有最好的时光,他们都穿梭在其中。我想那时我们也暗暗说过彼此坏话,因为小事情心里默默讨厌,或者要谈谈半生不熟的恋爱,互相发很多矜持的短信偶尔要添加些轻微热辣,还有一起约好去教室或者图书馆但是整个学习过程中只计划等下去吃奶茶丸子还是鸡蛋灌饼。

    到现在,那时使用的香水还不愿意换,一月间重复一首歌的习惯也不想改。或许是因此
    我才时时刻刻要在身边寻找那些影子。有时觉得仿佛下一秒钟我们就会在超市碰头,没有约定,只是巧遇,你邋遢至无以复加,可还是大喊大叫笑到表情僵硬紧紧拥抱好久不见的不穿休闲衫的我。而每次,在清醒中看到那一张张完全陌生的面孔,我就几乎要哭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还和吉祥去过三教自习过呢 那时侯大家都在考研吧 回来吉祥要的鸡蛋灌饼不要小红肠...
    回复potter说:
    rmb1.50,double eggs~
    2006-12-19 08:16:34
  • 还和吉祥去过三教自习过呢 那时侯大家都在考研吧 回来吉祥要的鸡蛋灌饼不要小红肠...
  • 看的人,也几乎要哭了。



    瑞典语的顿错语音和汉语颇为相像。在超市,街道上偶然路过的人儿欢喜讨论着,有时候,会惊疑地回头去望。那样的回头,不觉偶尔会有小凄凉。多么想弄本中文小书读读。生日的时候,有朋友竟然把一本小书,每页每页的拍照给我,打包email过来。



    抱,吉祥。下个星期你就到家了。

    我也将去旅行。舍弃的火红的西班牙,做铁达尼一般的邮轮出海去。
    回复aurora说:
    missing you very much with jeoulous of the $1 ticket!
    2006-12-19 08:17:31
  • 只认出一个LChY……
    回复sol说:
    are you a member of CLV?
    2006-12-19 08:18:08
  • 读了觉得好伤感...不过你的英文字母好多哦,都读不明白
    回复viola说:
    ^^*
    2006-12-19 08: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