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5

    Auld Lang Syn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67040399.html

    本来,如果不是雪霏问起我们究竟认识有多久,“两年”这个时间段也是可以轻易被忽略的。雪霏就是那个捡我回家的美少女科学家,是我在Linköping这个村认识的第一个人类。

    本来,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了A,我也没有可能回头勤勤恳恳念书;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了B,我也没有可能遥遥远远跑来北欧;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了C,我也没有可能在极地健健康康存活至今;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了D,我也可能就永永远远地离开再也不回头……

    所以,比如命运这种……事物/能量,就像那个环环相扣的著名Honda汽车广告,你说哪颗难看的铆钉不是你的命运之神?可是毕竟过往的那些神般的路人实在数量太巨大又没办法每个都死心塌地怀念与感激……

    这样一想,就不免又陷进“拼命活着又能怎样”之类的种种无解又无趣的低潮问题中,真讨厌啊,这可是我在村中的最后夜啊。

    反正我会一直搁在心里的人啊,你们自己一定都默默地有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