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7

    大都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emple-lady-logs/74490874.html

    出差返城几乎是夜里,在拥挤车河中看到周围不停变换颜色的大楼,那些聒噪的楼顶闪光此消彼长炸成一片,横冲直撞的激光柱,好像一群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这座城市,始终还是太妖冶轻佻了一些。

    肖邦在巴黎时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这里有最辉煌的奢侈,有最下等的卑微,每件事都与欲望有关。慈悲、罪恶、荣誉、污秽从四方涌来。在这个天堂里,我茫然不知所措。

    做为一名大都会外来务工人员,纵使每天我都觉得无法有更贴近心声的共鸣了,可是又多少觉得没什么资格共鸣。毕竟也没见识过多辉煌的奢侈,罪恶什么的似乎离的也不是很近。不过是乘坐公共交通数数站名,对着饭馆的菜谱报报菜名。

    我觉得像“平凉路”这种好名字一看就仿佛气温降下几度;“蒙自路”则发音清脆秀气,很适合打的用。据说都是我国地名。至于菜名,最好不过“葱油拌面”,有种归真返璞的超然美感;而“鱼香肉丝饭”,是在任何时候听到都觉得很好吃的。

    路遇老婆婆捧着竹筛卖两朵一对的玉兰花,还有穿成环的小铃兰,给小姑娘挂在扣子上,背影走掉,香气还影影绰绰慢悠悠赖在身后,这里那里都想打个招呼。我就突然有点喜欢起这里来。或许在中小城市乃至村镇都拼命冲入现代化而变得面目全非韵味尽失的这个时代,只有这座庞大的大城市,才能在高楼广厦的缝隙中容得下那么多又老又旧的东西。

    而我所喜欢的,正是那些又老又旧差一点就要没了的东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白露留影 2012-09-07